2008年10月7日星期二

獨家專訪彼得林區/別管股災,放膽買好股!

這篇文章實在值得再三回味,借來各位網友分享
«今周刊»第608期
2008/08/16
文:莊芳、楊紹華
¦前言
彼得林區,他是連續締造13年正報酬紀錄的基金經理人,累積報酬率高達2763%,他征服股海的策略,傳頌投資界。«今周刊»獨家專訪這位20世紀頂尖投資大師,現在,他用滿滿的實戰經驗,向台灣投資人大聲宣告:別管股災,放膽買好股!
¦訪談篇 獨家專訪彼得林區/別管股災,放膽買好股!
自從1990年辭去基金經理人職務之後,彼得林區低調生活,絕少接受媒體採訪,這次«今周刊»排除萬難,經過三個月約訪,終於獨家取得專訪他的機會,請他就當前全球經濟情勢提出觀察,同時也給投資人當下投資的建議。
「對於未來,我一向不做太多的猜測!」在全球經濟衰退疑慮重重之際,20世紀頂尖投資大師彼得林區認為,任何的短線猜測都沒有實質意義,如果把時間拉長,無論是經濟衰退或者產業景氣趨緩,終有回到正常軌道的時候。作為股市投資人,研究的重點不該是預測景氣,而是應放在研究基本面上。
在投資市場充滿不確定性的2008年,彼得林區給投資人中肯的建議。他說,市場瞬息萬變,誰也說不準。但是若能挑到具有潛力且股價便宜的個股,就該買進,然後靜待股價反映基本面。
至於股債應該如何選擇?彼得林區認為,當然是股優於債。依照他的投資邏輯,當下應該是:別管股災,放膽買好股。
對於擔心股市仍將繼續重挫的投資人,他更直截了當地說:「假使你很擔心市場的波動與變化,應該開個銀行帳戶,把錢存在銀行裡面就好,別開證券戶了。」 基本上,他認為,如果太過擔憂市場,就不會是個好投資人,因為你的進出動作總是顧慮太多。在市場上成功的關鍵,就是要能承受得起市場上的壞新聞與壞消息,市場下跌時反而可以找到機會,應該感到高興。
1977年,彼得林區不過是個基金界的小菜鳥,所掌管的富達麥哲倫基金,規模只有1800萬美元。1800萬美元,約合新台幣5.6億元,即使是以台股基金的標準來看,都還只能算是不太起眼的中小規模基金。
1990年,當他卸下經理人職務時,基金規模成長了776倍,達到140億美元。一度,他是全球最大股票型基金的經理人。
彼得林區沒有一戰暴富的傳奇事跡,也沒有發表過什麼一語成讖的驚人神準預言。基本上,如果不是把13年的基金操盤成績一次回顧個夠,你恐怕很難體會,他的地位能夠超越眾多赫赫有名的投資大師,名列«紐約時報»20世紀10大頂尖投資人的第2位,第1名是巴菲特。
在13年的基金操盤生涯中,彼得林區締造了連續13年正報酬、且連續13年超越股票型基金平均報酬率的驚人紀錄。如果說人生如戲,那麼,13年來,這位演員從未NG。
但畢竟這不只是一齣戲碼而已,還有最真實的獲利回饋。13年間,彼得林區創造了2763%的累積報酬率,比大盤漲幅整整多出了2200%。平均計算,每年績效超過29%。
自1990年辭去基金經理人職務後,幾乎沒人打探他的操作動向;彼得林區也鮮少預測經濟情勢,所以,退隱之後,你很難找到他對市場展望的任何談話,他幾乎消失在所有媒體版面。
與台灣媒體難得的首度接觸,發生在2001年的一場公開視訊會議。當時,美國經濟正因為科技股泡沫及911事件而陷入危機。當被問及美股是否已經落底時,彼得林區回答:「我不覺得這樣的預測有什麼意義,想賺錢,就不該用短線的邏輯思考。」隨後,這個世界進入了一段最強勁景氣擴張期。
7年之後,全球投資氣氛再度陷入絕望情境,這次«今周刊»排除萬難,經過3個月約訪,終於獨家取得專訪他的機會。在專訪中,彼得林區提出他對經濟現況的觀察與解讀,同時發表他對投資心態與選股策略的建議,他的說法絕不艱澀深奧,卻隱含了最扎實的投資成功哲學。
以下是專訪內容:
關於經濟:衰退後就有復甦/市場終會回歸常軌,不必費心猜測
«今周刊»問(以下簡稱「問」):市場上對於目前經濟看法眾說紛紜,依你看,美國是否已經步入衰退?
彼得林區答(以下簡稱「答」):衰退了嗎?我現在沒有明確答案。事實上,我想總要等到塵埃落定之後,才能用回顧過往的口吻,告訴你這段時間究竟算不算是經濟衰退。記得嗎?2001、2002年的衰退,或者1981、1982年的嚴重衰退,都是等到事過境遷之後,人們才會給予這段時間一個代表衰退的標籤。在此之前,任何短線的猜測都只是猜測,意義不大。
我的意思是,市場經歷多空循環的交替,總是需要一段時間,通常無法在發生的當下得知下一個階段的變化。因此,我一向不把時間花在預測未來上。
問:如果投資人不該花費力氣猜測未來,是不是代表我們也不該擔心景氣的多空變化?
答: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,我們一共經歷了10次的衰退期,然而,10次衰退之後,緊接出現的就是10次的復甦。衰退之後總是會復甦,長期來看,經濟表現終究能夠回到常軌,那麼,又何必去擔心短期的不確定性呢?
問:難道沒有任何事情值得擔心嗎?全球投資人現在可都正在擔心著通膨和美國次貸的問題呢!
答:說到通膨,雖然我並不是經濟專家,但從各種現象來看,這波通膨倒也不是來得全無道理。過去幾年這個世界的生產力大幅提升,經濟活動熱絡,這或許就能解釋油價、物價高漲的現象。但,高通膨會是長期現象嗎?
我還是只看眼前的數字,起碼,當美國核心通膨率達到5%之後,近來國際油價及原物料價格就出現一波跌勢。5%的通膨率就像是個臨界點,達到這個數字,人們就會開始思考更有效率地運用資源,降低通膨繼續惡化的壓力。
問:次級房貸的問題呢?你認為最壞的情況是否已經過去?
答:在我看來,次貸問題現在反倒不是那麼重要了,眼前的問題,反而可能是大家所忽略的一般優良房貸。這些貸款人並非債信不佳的次級貸款者,但他們受到房市下跌影響,必須藉由二次貸款才能負擔得起房貸支出。
問:總的來說,我們可以依循哪些指標,了解經濟正在恢復當中,並且轉趨樂觀?
答:其實,我認為人們毋須太過擔心景氣循環的週期。一般來說,這些市場的問題都將會自動修正過來。
就我而言,會特別觀察人們買屋的意願,當購屋意願提高,建商也開始建造更多房屋,情況自然會漸漸好轉起來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即使房市開始回溫,也不見得就能立即用超樂觀的態度解讀。因為過去2、3年來的餘屋,可能還得花上12至18個月才能完全出清完畢。
關於投資:依舊首選股票/世界賺錢機會仍多,且股優於債
問:你認為經濟問題不會影響股票投資,也認為美國各個產業的基本面仍然不必絕望,所以,你必然也認為現階段的股票投資價值高於債券?
答:是的!美國10年期國庫券的收益率低於4%,比S&P 500指數的報酬率來得低。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,S&P 500企業的每股盈餘成長率,平均可達17%,雖然經歷了衰退,但是平均仍有這樣優異的表現,此外,你還可獲得2%至3%股利。
債券在1982年之時,政府公債提供15%的利息,這在當時股票報酬普遍表現不佳時,特別顯得有競爭力。不過,在我的經驗當中,債券投資價值超過股票,也就只有在這一時期。
問:除了美國以外,你如何看新興國家的表現?
答:很明顯的,目前中東、俄羅斯與東歐、巴西等國的成長表現,比過去20年來表現都還要突出,另外還有中國、印度、土耳其,都各自表現優異,與美國經濟有了脫鉤現象。
問:北京奧運已經開幕,你如何看待中國市場?
答:我對中國沒有深入研究,不過我知道他們的國民生產毛額(GNP)達到8%或9%。在我的標準看來,一個國家的GNP若是比其他國家高出2到3倍,就可說是擁有強健的生產力,或許就是值得投資、有機會賺到錢的國家。
問:那麼以亞洲來說,哪個國家最獲你青睞?
答:不,請別誤會,雖然我認為某些國家有賺錢機會,但不該我賺的,我就不會去賺。基本上,我不會花時間去研究印度或是中國、韓國、台灣的股票,因為光在美國,就有5000家企業夠我花時間去研究了!
關於心態:對的標的就下手/太過擔憂,乾脆別想投資
問:所以你仍然只專注投資在美國?
答:沒錯。
問:是的,你總是建議投資人應該從自己熟悉的市場下手,不過,我們現在應該等待局勢更加明朗時再進場嗎?
答:我不確定是否等得到所謂的局勢明朗,市場真的是瞬息萬變,誰也說不準。能夠確定的事情是,如果你有長期投資的耐心與本錢,而且挑到了具有潛力且股價便宜的個股,就該買進,然後靜待股價反映基本面。
問:對於那些擔心股市仍將繼續重挫的投資人,你會對他們說些什麼?
答:假使你很擔心市場的波動與變化,你應該開個銀行帳戶,把錢存在銀行裡面就好,別開證券戶了。
基本上,假使太過擔憂市場,就不會是個好投資人,因為你的進出動作總是顧慮太多。在市場上,成功的關鍵就是要能承受得起市場上的壞新聞與壞消息,市場下跌時反而可以找到機會,應該感到高興。
問:你曾說過,太早賣掉Home Depot(DIY工具店)和玩具反斗城,是你畢生最大的遺憾,最近,這個錯誤還有再犯嗎?
答:很可惜,我的確又犯了幾次同樣錯誤。有一些農產品企業的股票賣得太早了。就和上述的兩家公司一樣,都是犯下賣得太早的錯誤!沒想到農產品企業在我賣出後,又繼續向上漲。
問:農業股前些日子飆得頗凶,太早出場,很後悔吧?
答:要說非常後悔,倒也還好。反正,我總是不停地找尋機會,找到未來對的趨勢。就像之前說的,我從不試圖去預測市場,不去猜測市場的高低起伏,而是把全部的精神與心力放在個別企業身上。
問:哪些企業?它們具有什麼特質?或者說,怎樣的企業才能被你列入追蹤名單?
答:我不能報明牌,但說穿了,這些企業的特質其實沒有多麼特別。首先是擁有良好的財務結構,並且,它們可以長時間的專注在本業上。具備此二者之後,再來要看這家公司是否具有獨特性、不可替代的優勢。如果有,你就可能挖掘一檔在未來5年、10年都能持續表現良好的企業個股。
關於選股:研究個股最重要/別去預測股價,要用力掌握盈餘
問:所以,研究個股的本質,是投資人現階段最重要的功課嗎?
答:不只是現階段,對於一位投資人來說,不管是在任何時候、手上有多少資金,研究個股都是最重要的功課。當我還是手握140億美元的基金經理人時,研究個股是最重要的投資流程,現在,我幫慈善基金會操盤,資金只有1億美元,但主要功課還是一樣,研究個股。
問:關於個股,資訊總是太多,研究的面向非常複雜,你建議投資人從哪方面著手最有效率?
答:道理還是一樣,我們不必去預測股價會在何時起漲或下跌,影響短期股價的因素太多了,你不可能精準掌握每一次的高低轉折點。大家都知道本益比很重要,本益比是P(股價)除以E(盈餘)。但其中,我們很難去透過研究來掌握P的變動。因此,真正要專心研究的,是在E的部分,深入研究一家企業,搞清楚它的獲利能力究竟如何。
尤其是現在,真的不用太在意股價。與過去50年的平均水準比起來,美國股市現在的本益比確實相對較低。我們雖然還是不能預測股價何時會向上修正,但起碼知道,股價已經有了向上修正的空間和本錢,現在,專心研究盈餘,才能抓到大盤反彈時,動作更快、更大的個股。
問:你現在如何挑選股票?會像以往一樣四處旅遊找尋標的嗎?
答:出門拜訪企業的部分,一個月大約7到10天,但不會再像以前一樣,一整個月都在外地旅遊。我多半是每天坐在辦公室裡,打4、5通電話給有興趣的企業聊聊。
這就是我的退休生活,當投資變成生活的一部分,不再需要擔心基金績效排名或者基金規模增減時,投資還真的是件很有趣的事!所以,對於這樣的退休生活,我非常滿意。
關於美國:需求仍然在/三大產業都還保有一絲命脈
問:雖然你不預測未來,但你非常重視基本面,而就美國幾個主要產業看來,基本面並不樂觀,不是嗎?
答:是的,就以房屋和汽車兩大產業來說,在過去,美國每年的換車需求超過1700億美元,但現在的汽車業整體產值卻只有1300至1400萬美元。你可以解讀,這的確代表汽車業者對於未來需求相當悲觀。不過,汽車終究是消耗品,更換的需求只會遞延,不會消失。
房地產業的部分,美國的每月住宅開工戶數從170萬戶一路下跌,現在剩下60萬戶左右,這是非常嚴重的負面轉變。不過,進一步從需求角度思考時,又會忍不住感到一絲樂觀。畢竟,美國每月的新屋需求長期都還維持在120萬戶以上。需求不死,產業就還算是抓著一條復甦命脈。
問:金融業呢?你在基金操盤後期最愛的房利美(Fannie Mae),現在似乎遇到了大麻煩?它還值得投資嗎?
答:我確實靠這檔股票賺了不少錢,也曾經連續好幾年推薦過這檔股票。不過受到法令限制,我不能在此對個股發表意見。
問:但就你認為,房利美及房地美(Freddie Mac)的股價暴跌及資金周轉疑慮,會對全球金融市場造成影響嗎?
答:二房對於美國政府來說,擁有十分重要的地位,它們就像是金融系統的根基,是重要支柱,我不會揣測它們的股價是否會自行復原,比股價重要的訊息是,它們獲得了政府支援,最起碼,業務仍在持續運作當中。也就是說,這兩家公司是美國金融的支柱,美國政府全力扶持不讓它倒,而它們也確實還撐在那裡。
問:沒有政府大力支持的區域銀行,命運又會如何?
答:在美國,有超過5000家不同的區域銀行,但在加拿大和英國,可能只有各5到6家這樣的銀行。美國的銀行實在過剩了!假使再有更多銀行破產,我也不會太感意外。但是,我們有過去30年代的經驗,美國聯邦儲蓄保險公司(FDIC)和政府將會做好完善準備,在發生財務問題時保護這些銀行,承擔損失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